温州大学瓯江学院 

电话:0577-86680751

信箱:温州茶山高教园区温州大

学瓯江学院纪委办公室

邮箱:ojjw@wzu.edu.cn

邮编:325035

廉政文化教育

您的位置:首页 > 廉政文化教育

忠诚 干净 担当—追记淳安县纪委干部余延安

时间:2017-04-19 来源:

         清明,无限情思漫心头。千岛湖畔天色阴沉,远山的绿树在微风中忧伤地摇曳,簌簌作响,仿佛是低回的呜咽,划过近水,如泣如诉。
  淳安县纪委案件审理室干部余延安离世已两个多月,但在纪检一线共事的“战友”们忘不了他。
  2016年1月16日,余延安在做腹部透析时突发心肌梗塞去世,生命永远定格在49岁。
  他,多器官衰竭,才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就带病坚持工作;他,离世前一小时还在与同事探讨工作;他,去世后,近200人自发前去送别,即便是在他查案后被处理的干部也对他肃然起敬。
  余延安,谱写了一名纪检干部忠诚、干净、担当的质朴乐章。
一片忠诚,坐热冷板凳
  “纪检干部工作辛苦,生活清苦。我们选择了这份工作,就要受得住这样的苦。” ——余延安
  走进淳安县纪委监察局107办公室,余延安的办公桌前,一把老旧的木椅特别显眼。就在这把“冷板凳”上,余延安一坐就是14年。
  14年,他把男儿最好的年华,奉献给了心爱的纪检事业;14年,他把看起来有些冷冰冰的纪检工作,做出了自己的温度。
  在淳安县纪委,毕业于原杭州大学哲学系的余延安是许多人眼里的高材生。虽说学的是哲学,但做起纪检工作,却毫不含糊。
  2002年5月,余延安从淳安县二轻工业总公司调入县纪委,分配到信访室工作。当时,县纪委下管一级,到乡镇去调查信访件是常有的事。
  “本以为这工作挺轻松,后来发现不好干啊!”与余延安共事多年的王伟霞回忆往事,感慨万千。
  2003年1月考入县纪委的王伟霞,一到信访室,便跟着余延安一道到各个乡镇调查信访案件。“信访工作繁琐复杂,考验人的耐心和恒心。”
  2003年下半年,大墅镇大墅村联名上访事件,在当地闹得沸沸扬扬。
  原来,该村党支部原书记方某因乱砍滥伐林木以及受贿问题,被村民举报,经县纪委查实,已经移送司法机关。但一部分村民依然联名上访。
  看着这些村民根据村里账目整理出来的129个问题,作为整个信访件主办人员的余延安紧锁眉头。“这可不是件小事啊!”他心里清楚,这些村民对案件有多关注。
  “余延安对这129个问题深入细致地逐一排查。那段时间,每天到办公室最早的是他;去食堂吃饭最迟的也是他。晚上夜深人静,他的办公室依然亮着灯。”和余延安一起办理这起案件的王伟霞最清楚其中的不易。不到一个月,余延安完成了一份长达76页的调查报告,而此时他已是胡子拉碴、面容憔悴。
  带着了然于胸的沉着,余延安和王伟霞来到大墅村。当天13时,两人刚进村委办公楼,就被30多个村民围住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抢着说话。听着村民们焦急的叙述,余延安倒是不慌不忙,从人群中“抓”住了几个关键人物和信访焦点,不厌其烦、耐心解释,渐渐控制了局面。
  下午3时,余延安开始针对村民提出的具体问题进行有序反馈。整个过程时常被打断,但做足功课的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在针锋相对的信访者面前,把问题逐个攻破。
  不经意间,王伟霞看了看手表,居然已是晚上11时。她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余延安,虽是满脸倦意,却依然耐心地面对村民。这起群体访、重复访在余延安春风化雨般的巧劝中化解了。
  整整10个小时!这也成为淳安县纪委有史以来耗时最长的信访反馈。
  在从大墅村返回县城途中,两人在码头等待摆渡,盯着不断拍击岸边的浪花,王伟霞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嘟哝了一句:“每天接触这些信访事情,高兴不起来,还不如不干了。”一旁的余延安却说:“纪检干部工作辛苦,生活清苦。我们选择了这份工作,就要受得住这样的苦。”
  话说得很淡然,却是余延安14年纪检工作的真实写照。
一份担当,案件零申诉
  “我们纪检干部,岗位比较特殊,更要把责任两个字牢记在心,只要在岗一天就要尽责一天。” ——余延安
  监督执纪问责是纪委的主责主业。常有人说,要想把纪委工作干好,就必须不怕得罪人。
  2005年,余延安调到案件审理室工作。案件审理室相当于纪委内部的“法院”,所有纪律审查案件的定性量纪都要由案件审理室审理后,出具审理报告提交纪委常委会讨论研究决定。如何以事实为依据、以党纪为准绳,准确无误地做好定性量纪,这其中的“难”,是许多人无法体会的。
  姜家镇纪委副书记章允海感触最深,他手上还保留着2015年12月余延安亲手写的3张案件阅卷笔录。
  2015年7月,姜家镇纪委调查发现上玉泉村多名村干部涉嫌违规套取工程款,用于支付村干部烟酒等非生产性开支,一次上报了4个案件到案件审理室申请协审。令他们没想到的是,4个违纪案件,被余延安退回了3件。
  “这样处理偏轻了!村书记作为一把手,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执行这么久了还敢带头违纪,套取两万多元工程款用来吃喝,性质恶劣,必须开除党籍。还有村委会主任、村监会主任共同参与,也必须加重一档处理。”听了余延安的这番话,章允海当时就急了,赶紧带着案卷跑到余延安的办公室,向他说明镇党委是从全镇中心工作推进考虑,希望从轻处理。
  “这怎么行?我们纪委要依规执纪,一把尺子量到底。”余延安有理有据,毫不退让。在他的坚持下,姜家镇党委按照县纪委提出的协审意见,对违纪党员干部进行了处理。
  “余延安事后还专门给镇党委书记打电话,详细解释了定性量纪的原则,还把要求加重处理的压力揽在自己身上,替我们减压。”对余延安,章允海充满感激。
  近几年来,纪律审查案件数量大幅度上升,余延安的工作量也急剧增加,可他审理案件的质量并没有因此下降。
  “对违纪违规的党员干部定性量纪要非常谨慎,确保准确。要让当事人心服口服,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余延安做事让我很放心。”曾任案件审理室分管领导的淳安县纪委派驻第三纪检组组长方鹏进说,这么多年来,余延安经手的七八百件案子没有发生一起申述复议。
  2007年,余延安被查出患有糖尿病,随之而来的是腿脚溃烂、视力下降等各种并发症。直到余延安去世,大部分同事都不知道他带着一只眼睛近乎失明、一只眼睛只有微弱视力的艰难状况,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他从来没有跟我们提过任何要求,也没有因为身体不好耽误工作。有时候遇上疑难问题,他还主动站出来解决。”每每回忆起与余延安共事的点点滴滴,方鹏进都抑制不住泪水。
  案件审理工作是枯燥的,余延安耐得住这份“寂寞”,常年埋首在案卷堆和各种材料里。时常看着他坐在办公室里“孤独”的身影,县纪委宣教室主任毛勇锋有时候会问他:“你是老同志了,身体也不好,干嘛这么拼?”
  “我们纪检干部,岗位比较特殊,更要把‘责任’两个字牢记在心,只要在岗一天就要尽责一天。”余延安回答得很简单,却道出了一名纪检干部肩负着怎样的责任、该如何去坚守。
一种认真,业务百事通
  “单位已经对我这么照顾了,我无以回报,只要身体吃得消,我能做就多做点。” ——余延安
  大墅镇大岭村半坞坑自然村,距离淳安县城50多公里。
  余延安正是从这个村里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从农村到城市,从学生到干部,那股子认真劲儿一直没变。
  这段时间,每当解峰装订案卷,看到盒子里的装订工具,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刚到案件审理室的情景。解峰还记得调到案件审理室上班的第一天,他发现柜子里有一个盒子,里面是看起来已经旧得不能再旧的电钻、木板和一把“铜锁”,他好奇地摸索着。余延安看出了小伙子的不解,拿起这些工具演示起来,“这可是案件审理室的‘传家宝’,装订案卷全靠它们了。”说着,余延安还教解峰如何将案件装订整齐。
  解峰在心里寻思着:“这个‘小老头’还挺和蔼的,第一天就跟我讲了这么多故事。”可没过几天,他就被余延安严厉批评了。
  那次,解峰负责一件涉刑案件的审理,但是由于工作疏忽,将当事人的入党时间弄错了。“我们是纪委办理案件的最后一道关口,必须要非常严谨细致,不能有一丝马虎!”余延安的表情非常严肃,也让解峰深深震撼。
  案件审理室的“传家宝”不止是那些老物件,更是余延安这严谨的工作作风。这份认真执着也让他成为了业务上的“百事通”,同事在案件审理方面有什么不清楚的问题,只要问他,准没错。连哪份文件放在柜子的哪个位置,他都能准确地说出来。
  板凳甘坐十年冷,说的便是纪检工作的状态,尤其是案件审理室的工作。而余延安用他的认真与执着,将“冷板凳”坐热,也赢得了同事的尊重和信任。长期带病超负荷工作,他的身体还是垮了。
  2015年1月,余延安感觉身体特别不舒服,但当时有好几个案子要上纪委常委会议,他忍了又忍,将案卷整理好,出具审理报告。就在做好上常委会议相关准备的那天,1月23日,他因糖尿病并发症引起多器官衰竭,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虽然抢救回来,但余延安被查出患上了尿毒症,每天要做10多个小时的腹部透析。按照医生的说法,他这样的身体,已经不适合工作了。单位领导让他多休息,可他总觉得抱歉,因为自己的病,耽误了工作。
  意外的是,出院后的第二天,余延安就来单位了。
  为了节约开支,余延安每天自己在家做腹透。即便如此,他每天一大早做好腹透,转两趟公交车,赶到单位上班。从他下车的公交车站到单位,还有一段路。正常人大约走15分钟的路程,身体虚弱的他步履蹒跚,得走上半小时甚至更久。临近中午,再赶回家做腹透。
  每天10多个小时腹透的痛苦,是常人无法体会的。妻子汪海女心疼丈夫,想让他多在家休息,可是话到嘴边,她忍住了。
一生干净,淡泊名和利
  “我是纪委的人,对自己的要求要比普通人更高。” ——余延安
  余延安出生于普通农家,世代以种地为生。家中4个兄弟姐妹,他排行老三。从小家境贫寒的余延安,读大学的钱也是向舅舅借的。
  父亲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也没能给孩子们创造富裕的生活条件,但对孩子的品德教育却抓得很紧。“路过别人家的果树,头都不要抬,更不能采。自己家的果子采下来要分给别人吃。”父亲简单的话语却蕴含着深刻含义,在懵懵懂懂的余延安心里烙下了深刻印记。
  “善禁者,先禁其身,而后人”,余延安明白这个道理。走向社会,面对各种利益诱惑,余延安未忘初心。纪检干部,忠诚是思想高地,干净是做人底线,他守住了这条底线。
  在余延安的家里,记者看到了两张票据。一张是杭州“581廉政账户”1500元的收据,一张是8000元银行转账单据。
  “什么时候有这两笔钱,我都不知道。”汪海女觉得很疑惑。
  余延安的家庭经济状况不好,工作20多年,贷款买了一套不大的房子,至今还有十几万元贷款没有还清。妻子下岗后,也一直没有固定工作。儿子在读大学,每年的学费、生活费也要两万元左右。再加上昂贵的医疗费用,这个家庭的经济收入所剩无几。无论是1500元还是8000元,对他们来说,都是不小的数目。
  原来,这1500元是有人想托余延安办事,他实在推脱不掉,只好将这笔钱上交到廉政账户。
  说起这件事,淳安县纪委派驻第五纪检组组长汪爱莲想起,几年前在党风政风室工作时,有一天,余延安突然拿着两张鸡蛋票走了进来,说要上交组织。“其实一开始,大家有些不理解,这两盒鸡蛋也就100多元,但余延安说,我们是纪委的人,对自己的要求要比普通人更高。”
  淳安县纪委干部室主任王艳还记得,去年初,余延安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后,需要转院到杭州市区看病,当时单位考虑到他身体很虚弱,特地安排车子,并找了一名干部陪他。”
  可没想到,当王艳打电话给余延安询问到杭州市区的具体时间时,余延安早已自己悄悄到了杭州。
  “生病是我私人的事,怎么可以占公家便宜?”病房里,他安慰紧皱眉头的妻子。他是在哥哥余昌安陪同下到客运中心坐大巴到杭州的。
  “我的生活已经比很多人都好了,不要麻烦别人了。”这是余延安常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这样一位身患重病也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的人,在病中还想着比自己更困难的人。
  去年,县纪委同事得知余延安病重,自发捐款8000元给他,但他却把这8000元汇给了瘫痪在床的大学校友方有仁。
  “余延安不仅乐于助人,也不爱钱,更不恋权。”平时的一点一滴,方鹏进都看在眼里。论业务能力,余延安在淳安县纪委是数一数二的,资历又老,早该提拔,可他到去世依然是一名普通干部。
  余延安2008年担任案件审理室副主任。县纪委中层干部每两年都重新竞聘上岗,2012年那次竞聘,余延安没有报名。方鹏进找他做了思想工作后,他才报名竞聘,最终继续担任案件审理室副主任。2014年的竞聘,余延安还是没有报名。方鹏进再次找他谈话。
  余延安却说:“我很感谢组织上对我的关心,我身体不好,有好的机会还是留给那些年轻人吧。我在普通岗位上多做些事情也是一样的,也能在业务上帮帮他们。”
  余延安,或许没有什么丰功伟业,但在别人心中却已成为一座忠诚的丰碑;或许平凡如砂,却用生命书写了一名纪检干部的铁肩道义和共产党员的无限忠诚。(来源:浙江省纪委监察厅网站 记者 方力)